我知道

2020-05-19 14:21

大家在树下站了一会儿,雨似乎更加大了,又起风了。今天实在没有什么条件再踢球了,我想回家去了。可是,方林却对我摇了摇手,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过了一会儿,他竟然提议:机不可失,时不再来。我们就在雨中踢足球吧!天那!这家伙难道不懂得冒雨踢球非常容易受伤,而且容易感冒。不就是踢球嘛!既然没有条件那就干脆放弃算了。干嘛还要跟自己过不去,给自己出难题?

母亲是一位心灵手巧的农家妇女,她用她那双智慧勤劳的双手给我们撑起了一个幸福温馨的家庭。岁月的流逝使母亲原本白嫩的双手充满了裂痕,甚至长出了一块块黝黄的老茧。

我跑过一个又一个的转角。在一个离学校很远的地方,我看见一个暗影,我的警惕心不禁提了一提。我静静地走过去,脚已经颤抖的不行,脑子里一个不好的想法浮现。我放慢了脚步,调整了呼吸,努力地告诉自己我不怕,我咽了一口唾沫,淡然地走过去。一个慈祥的笑脸在我面前,他笑的像个孩子一般,拿着一把雨伞,自己却淋着雨,他笑笑说:爸爸不给芸芸丢脸,爸爸在这里等芸芸。他慢慢的从他那件破旧的大衣里拿出一件外套,说:芸芸不冷了。我低着头,咬着嘴唇,默不作声,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真的好后悔,后悔我怎么这么晚才明白,这是我爸爸,一个爱我至深的父亲。

从我记事起,每逢清晨,当我睁开朦胧的眼睛的时候,饭桌上总是摆着香喷喷的饭菜。当我走进菜园的时候,映入眼帘的总是那郁郁葱葱的蔬菜。我知道,那是母亲用双手辛勤耕耘的回报。当我失声痛哭的时候,母亲总是用温暖的双手轻轻地擦去我脸上的泪水,我知道,那是母亲对我的无私的爱。

曾记得,那个叛逆的年龄段,一次考试失利了,拿着成绩单回到家里,表情沮丧的我一口气冲到房间呯地关上房门,便失声痛哭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听到轻轻的开门声和脚步声,母亲来到了我身边,满脸笑容地对我说:没关系的,只要努力就好。我从母亲的话语和笑容中重新树起了自信。

可是,一到球场,雨就下了起来,而且下个不停。我们没有办法踢球,只好找个地方躲雨。这时,我想我好倒霉,好不容易等到周末,大家一起来到一处踢球,好好高兴一下。可是怎么老天爷就是不帮我们,偏偏下雨,还下个不停......

我接过雨伞,说:爸,我们回家吧,走,我们回家吃饭去吧。我转过身使劲地擦抹这我的泪痕。爸爸有点不高兴地说:芸芸不哭。我哽咽着说:爸,没事,只是沙子进了眼睛而已。我拉起父亲的手,消失在下一个转角口。

母亲的手固然给我温暖,母亲的脸更是我力量的源泉,给我坚强的后盾。

这就是我最尊敬的人,一位为了子女操劳了大半辈子,失去了青春容貌的农家妇女,这就是给我温暖和自信的母亲。

无论干活多苦多累,母亲每次回到家时,我都看到她嘴角边荡漾起丝丝的微笑,从没看出她身心疲惫的样子。或许,母亲是想用微笑掩盖所有的不愉快,或许是告诉我要用微笑去对待所有的不幸。偶尔,我近距离去看母亲的脸,发现那张清秀的脸庞早已被无情的岁月刻上一道道深深的皱纹,眼角的鱼尾纹也增多了,而曾经那头乌黑发亮的头发也明显地增添了许多白发。我这才知道母亲老了,那张饱经风霜的脸是为了我们而老的,白发是为我们而添的。虽然妈妈每次都说年纪大了,人总会老的,白发总会有的,而我知道,这些话都是自我安慰,也是对我的安慰。

那天,是中考的前两天,雨下的比往常更大些,校门前过往的车辆数不胜数。今天中午,妈妈说要加班,晚上不来接我,让我自己回来,看着这个糟透了的天气,我的心情也糟透了。背着书包,往外冲,鞋子已经湿透了,我踏着水花前进着。坑坑洼洼的地,让我时不时地摔在地上,棕黄色的泥土在我身上变得显眼。心里想着,要是,我有一个和别人一样的父亲,我是不是不会这样了,我是不是不会在这烂泥上飞奔,我是不是不用淋着大雨回家,我是不是也可以很幸福。我的泪花和雨滴混交在一起。雨下得更猖狂了,好像在讥笑我。

可是,大家的想法正好和我的相反,全都赞成方林的提议。我是不行的。我知道自己没有那样的身体条件。万一感冒了,生活学习都会受到影响的......何况这雨谁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停下来呢?要是下它个一下午,那我们不就全成了落汤鸡、小泥猴了吗?这样可不好。